服务热线:4008-888-888

公司动态

但她总提前到客户家楼下

  ■含天河资金在内的广州帮扶资金,让大方县开发出公益性岗位,低保户罗亮伍通过公益招聘成为保洁员。

  在潍坊家缘家政服务有限公司的展位前,前来咨询的市民络绎不绝,潍城区颐园小区的居民李女士专程前来咨询钟点陪护业务。“我父亲今年已经80岁了,以前还能自理,现在脑子经常忘事,我们白天上班照顾不上,最近一直想找钟点陪护工,听说市里搞家政服务节,所以就赶紧来咨询一下。”李女士说,了解到这家公司不仅服务项目全面,而且是我市的文明单位,所以当即决定聘请该公司的服务人员。

  ■天河区和大方县在就业扶贫工作中创新推出“视频面试”,为大方应聘者提供机会。

  2015年以来,管家帮商学院连续被评为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鉴定的民办职业技能A级培训机构、中国社会组织评估等级4A级单位、北京石景山区三八红旗集体称号、北京五星级家政服务组织,是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批准的养老、育婴职业技能鉴定考点,是中国仅有的5家经过国家权威认证的家庭服务培训机构之一。作为权威培训机构,管家帮商学院被业内人士誉为“中国家政业的黄埔军校”,为国内家政服务业培养了大量的人才。

  专业(新生儿):婴儿洗澡、抚触、按摩,体温测量、大小便观察,口腔、黄疸、脐部护理,臀红、尿布疹、发热、腹泻、便秘、啼哭的观察及护理。

  家庭保洁、衣物洗涤、烹饪、家庭护理、家电清洗、婴幼儿看护等家庭日常生活事务,最好能请个靠谱的家政员就好了。然而,长期以来,家庭服务产生的各类矛盾纠纷比较突出,很多市民在选择家政时有点担忧,不知道哪里能请到靠谱的家政。为解决这些问题,昨天,在苏州市人社局的业务指导下,苏州市家政服务诚信平台正式上线了,今后,市民在选用家政员时,可对从业人员资质的精准查询,了解家政员的服务技能等。

  广州市天河区,在一家服务高端客户的家政中心,来自毕节市大方县的熊艳游刃有余地向学员示范了烹饪、收纳、保洁、熨烫、烘焙等家政技能。从业一年半,熊艳从普通家政员晋升为家政指导员助理,新来的学员都亲热地称呼她为“小熊老师”。

  两年前的熊艳,还不懂什么是“家政”,身高只有128厘米的她,一度觉得自己在广州找到工作的可能性不大。2017年,在天河区人社局和大方县共同努力下,一场视频招聘会让熊艳获得到广州打工和蜕变的机会。

  近三年来,天河区以“就业帮扶”的形式在大方县共举行6场招聘会和3期劳务培训,提供就业岗位8563个,培训1095名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大方县扶贫开发小组利用广州财政帮扶资金2500万元支持,开发面向贫困户的公益性岗位8315个,受益人数达29101人。

  熊艳的家乡大方县,是贵州西北部扶贫开发重点县。县里头很多孩子初中毕业就辍学走上打工生涯。熊艳也不例外,16岁就开始打工。

  熊艳身高只有128厘米,这让她经常被工作机会拒之门外。她苦笑着回忆,有一次,她到皮具厂应聘,经理毫不留情地问:你这样的身高能干活吗?

  琳琳的宝宝生在夏天,需要天天洗澡。可是宝宝怕水,一沾水就大哭,家里没人搞得定,还是月嫂一边安抚一边给宝宝洗,洗完还给宝宝做抚触,让宝宝干净又舒服。

  坚强的熊艳毫不气馁,她需要的只是一个就业机会,向大家证明,勤快又利索的自己能行。

  “先不说服务技能,我首先在意的是安全。”林女士说,中介提供的家政工作者信息只有一张身份证和一张健康证,“我除了知道她来自安徽,其他信息一概不知。我问她有没有接受过专业培训,她笑嘻嘻地说,‘不就是扫个地擦个桌子吗?’”

  这样的机会,在广州市天河区的帮助下得以实现。2017年,广州天河区人社局与大方县共同举办家政培训班,熊艳第一时间报了名。28天后,她顺利取得技能证,有一技之长傍身。

  幸运的是,2018年,大方县和天河区第一次利用互联网,试水开展“远程招聘”,这一次,应聘的熊艳被录取了。可是,她内心无比忐忑:太想就业了,以至她将自己的身高多报了20厘米,128厘米说成了148厘米。

  当熊艳来到天河区的家政公司时,面对她的实际身高,公司的经理愣住了。熊艳那一个瞬间清醒地认识到,自己可能要被“退”回贵州了。

  就算是朋友推荐的、请过的月嫂,也要自己见面去谈。月嫂毕竟是自己要用的,除了考察专业性,还要看眼缘、性格、整洁度等。

  在熊艳最无助之际,天河区人社局再一次帮助了熊艳。“我记得,有一位工作人员对我说:放心,会有工作的。”

  原来,天河区人社局派员出面为熊艳协调了!熊艳终于顺利入职广州的岗位。“我必须用努力去回报他们的帮助。”她十分激动。

  接下来至今的一年多时间里,她学会了烹饪、收纳、保洁、熨烫、烘焙,由于干活利索熟练,让雇主家庭赞口不绝。

  “如今,我在广州已经升职了,做了导师助理。虽然广州不是我的家乡,但我想讲,广州就是我第二个家,开放包容,让我对生活充满期待。我虽然个子小,但只要勤恳,我可以让家里尽快脱贫。”熊艳郑重地告诉记者。

  冯女士告诉记者,现在请一名普通保姆的价格在2000到4000元,最为抢手的“金牌月嫂”价格甚至达到每月8000元,但雇主要花的钱远不止这些。请保姆之前,雇主首先要交纳1680元的“介绍费”、每月需要交纳100元后期管理费(需一次性交齐一年)。此外,还有保姆最后一个月的工资押金和每年100元保险金。

  熊艳的励志故事被当地的电视台获悉,在天河区人社局的带领下,熊艳回到家乡,在家乡电视台演播厅里,向观众分享自己传奇的“打工经历”。

  故事一经播出,天河区人社局便收到了大方县新发来的400份求职意向书,大家都想像熊艳一样,在广州找到一份工作。

  还有管道清洗机中所配置的毛刷,表层也是非常的柔软密集的,这样在对物体表面进行清洁的时候就不会造成伤害其表面,也会更大的程度的保护好清洁表面。就是有这两方面的保障,才说管道清洗机的清洗是无损清洗。

  鼓励大方县贫困地区乡亲们就业脱贫,是天河区对口帮扶大方县近3年来一直倡导的。“一人就业,全家脱贫。在大方县山区,有些地方无法建立产业,帮助这些地方群众脱贫的办法,就是连接劳务,转移就业。”天河区人社局的工作人员介绍说。

  熊艳参加的“远程招聘”,只是天河区开展就业扶贫的其中一方面。至今为止,天河区在大方县共举行6场招聘会和3期劳务培训,提供就业岗位8563个,培训了1095名建档立卡的贫困户。

  今年4月15日上午,一场定期开展的春季招聘会在大方县奢香古镇广场开展,10个天河企业带着餐饮、保洁、文员等多个岗位,从广州远赴大方县开展就业宣传和现场招聘。

  “大方县有不少贫困户想去打工,但考虑到欠缺技能,离开家乡之后生活上和经济会不适应,便对自己失去了信心。实际上,这是不必担心的。”天河区人社局有关人士介绍。

  为了做好贫困户就业保障,大方县贫困户到广州天河区工作,与企业签订1年以上劳动合同,按规定办理就业登记和缴交社保的,每月可享受400元/人标准,给予定额房租、餐饮等就业生活补贴,此外,基本养老保险、与医疗保险等“五险”,也能获得全额补贴。此举能大大减轻外出就业的大方县籍贫困户生活负担,增强他们走向新生活的信心。

  举办招聘会为大方县连接东部岗位资源,只是天河区实施“就业帮扶”的其中一方面。

  在资源利用最大化的愿景下,桌面IT外包将运维经验提升为“专业知识”,自动化科学技术为辅助手段,建立设备量与服务资源的科学配比标准,避免不必要的成本浪费。随着一系列利好政策的落地,特别是提升软件服务、网络增值服务等信息服务能力,加快重要基础设施智能化改造,桌面IT服务外包市场将迎来新一轮的增长期。

  2018年,县扶贫开发小组安排广州市下拨的帮扶资金2500万元用于开发贫困人口公益性岗位,大方县的残疾人士群体也在政策覆盖范围内。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由于临近春节,不少家政公司出现了用工荒,有时会聘请临时工,这部分人没有经过系统的岗前培训,服务质量很难保证。

  在白石街社区,肢残人士罗亮伍清晨就带着扫把和垃圾铲,在社区范围内巡逻,为社区保洁。他是该社区的低保户,儿时因为小儿麻痹症而落下残疾。罗亮伍说,自己年轻时其实症状不算严重,所以有过一段务工的日子,然而随着年龄增大,腿脚越来越不方便,他无奈辞掉工作,在家休养。

  3、月嫂带小孩,抱小孩玩手机和看电视,最好提前说好,我这个月嫂玩手机是完全没顾虑,有时候抱着孩子看电视我会提醒说对孩子眼睛不好。

  除了以上家政行业面临的难点,采访中,部分一线从业者表示,目前法律法规针对客户和机构的保障正在逐步完善,如《通知》提出,家政企业职业经理人和家政服务人员培训情况将纳入家政服务业信用体系,用以保障客户权益并进行监督。但同时也应对从业者的权益加强关注。

  “现在离我上次打工已经快十年了,工作一停,家里的经济就‘亮红灯’,生活过得紧巴巴。”生活施加给罗亮伍的压力,让他倍感无奈。

  直到去年,他通过白石社区的工作人员入职社区村庄保洁员的岗位,家里的生活才算改善过来。

  正月初一休息一天后,胥春华又进入工作状态,每天早晨6点多起床,7点半到客户家楼下。虽然上班时间是上午8点,但她总提前到客户家楼下。如果每天两单任务,她会在晚上6点结束工作,但春节期间缺人手,她常在下班后又被派单。晚上9点半结束工作,到家已经10点半。

  “就业扶贫,不能落下任何一个人,只要有工作能力,都可以通过天河区的帮扶,投身到工作中去,通过双手打拼,脱离贫困。”天河区挂职大方县扶贫办副主任陈建波介绍。如今,在广州市、天河区资金的支持下,已开发的公益性岗位达到8315个,受益贫困户达到29101人。据悉,公益性囊括了保洁员、护河员等多个职务,当中有1143名残疾人士,在公益性岗位中找到自己的价值。

  很多人认为,管家是一种“舶来”行业,是个“洋玩意儿”。其实,中国的管家早在秦朝就已具雏形了。他们事无巨细的看顾着一个家族的起居衣食。更有佼佼者,还要看顾家中生意和账目库房。